邂逅玉蘭散文

散文隨筆 時間:2019-10-11 我要投稿
【www.vmtnpx.live - 散文隨筆】

  氣溫依舊料峭,咋暖還寒的初春,北京的早晚,冷風徹骨,寒冬的余威仍然令人膽怯,外出的人們很不情愿的穿上早想封存起來的棉衣,去到野外,迫不及待地迎接早春的信息,那對春天的憧憬,在每一雙喜悅的眼睛里放射著,掩飾不住的歡欣,像融化了的凍土里無數的生命一樣,在萌動,在雀躍,在迫不及待地想破土而出。

  是的,很多的野草業已挺立在寒風中,驕傲地展示著自己生命的綠色,吸引著那么多驚詫的目光,更勾起那么多人的食欲,看,三五成群的女人們,在田野里尋覓著,歡笑著……

  這時候,靜立了一個冬天的玉蘭樹,悄悄地睜開了眼睛,在那一件件昂貴的絨毛大衣里,探出一個個小腦袋來,嬌嫩的鵝黃色,像一個個養在深閨的公主,好奇地掀開窗簾,瀉出一絲絲沁人的春光來,讓我這個熬過嚴冬的身心,情不自禁地為她們驚嘆,并且,歡呼:“玉蘭花開了!”

邂逅玉蘭散文欣賞

  其實,這個時候,玉蘭花并沒有綻開,她只是慎重地敞開一個門縫,讓初春的陽光照進自己的心房。她是那么的穩重,真的像一個高貴的公主,沉穩地移動著自己的腳步,那攝人的氣質,比滿身金玉的光芒更令人嘆服,令人期待。

  于是,我每天都要來到她的身邊,呼喚她,等待她,迎接她的亮相,想象著她登上舞臺時的美麗身姿,和嬌艷的容貌,我的眼睛和心臟,似乎都要從身體里飛出來,飛進那毛茸茸的小房子里,拉起她的小手,看看她睡著的樣子……

  但是,幾天過去了,她好像真的睡著了,盡管鳥兒們和我一樣地心急,整天在她的門前呼叫,春風好像也有點著急,起勁地吹著,搖擺著她的小房子,似乎在喊著:“醒醒吧,快睜開眼睛看看,春天真的來了,外面可暖和了,快出來曬曬太陽吧……”

  終于有一天,我又一次來到玉蘭樹前,無意抬頭,啊!滿樹罩上了黃顏色!那一點點的嫩黃,變成了一個個黃色的小球球,而且,咧著嘴,有的還調皮的露出小門牙。那分明是一群歡快的小姑娘,踩著春風的舞步,唱著愉快的歌兒,跳著一曲《春天在哪里》的舞蹈。

  玉蘭花兒們每天都在成長,那群可愛的小姑娘,漸漸地長成了美麗的少女,那妖嬈的身姿,那漂亮的臉蛋,那活潑的性格,那清純的笑聲,每天,都蕩漾在春風里,多情的風兒,把她那醉人的甜香,送到人們的身邊,讓脫去棉衣的人們,醉在春天的夢里,醉在美好的希望里。

  遠遠望去,玉蘭的倩影真的帶著不可言喻的美,她的花瓣不繁多,不鮮艷,一抹的鵝黃,層次分明的六個花瓣,不需要綠葉的陪襯,在這個俗世里,帶著有點逼人的傲氣,躋身在眾多的花兒中間,默默地,一層一層地展開自己獨特的美。她那份自信,那份骨子里的高貴,讓我都有點嫉妒了。

  風,不知道是無情還是多情,它喚來了百花盛開,最終,也是它,吹落花瓣,留下一樹殘敗事花枝。滿地的花瓣是否在風中嗚咽?光禿禿的樹枝是否含滿了淚水?落花有情,流水無意嗎?

  再好看的花兒,都有凋謝的時候,就像一個女人的青春,總歸要逝去,再漂亮的姿容,就連那閉月羞花的美貌,隨著歲月的流逝,也會漸漸地變化著,變得只剩一個可憐的影子。

  但是,當我徘徊在玉蘭樹下的時候,猛然發現,那沒有了花朵的枝條上,竟然,又出現了一個個穿著毛外衣的小骨朵,和冬天里的花骨朵一樣,他們在風中笑著,對著我歡笑!

  很快的,那小骨朵里鉆出來一個個綠色的生命,噢,那是綠葉!生命的載體!而那凋謝的花朵上,正在孕育著一個個幼小的種子,一串串的,彰顯著豐收的喜悅!

  玉蘭樹的綠葉,一點也不比花兒遜色,我覺得。那綠色的生命浩浩蕩蕩而來,但是,卻不像花兒們那樣急匆匆離去,他們堅韌地熬到了嚴冬的到來,把一個個種子喂養的飽滿,強壯,并且,在自己的生命將盡以前,把那滿樹的花苞,裹上厚厚的絨衣,保護著嬌嫩的玉蘭花安然地睡在寒冬里。然后,自己才安心地離開枝頭,長眠在黃土地上。

  玉蘭花,你是誰?是誰的魂靈幻化而成?

  噢,你是美的化身啊!你是這個世界上,最美麗的媽媽!

六场半全场喜中